直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斗角 > 第三十四章 连环毒计(下)
    大魏武威二十三年,正月二十四
    距离费真麾所率领的魏军先锋抵达陈仓城下,已经过去了整整九日。
    在这九日中,魏军除了首日攻城遭受了些损失外,其余几日几乎都在按兵不动。
    费真将麾下士卒分为四部分,围绕陈仓城四周筑起营寨,看起来似乎打定主意准备养精蓄锐,待蜀军后援到来时再进行最终决战。
    但凡对兵法稍有些研究的人都知道,大军围城,最忌形成守方形成内外呼应,两面围攻的态势,届时不论你魏军如何能征惯战,都是会吃大亏的。
    因此对于这样一种决策,不但是城内蜀军难以理解,甚至魏军内部都微词颇多。
    好在费真领兵征战多年,在军中威信极大,这才能将这样看似愚蠢的决策贯彻落实。
    当然,这些日子魏军也并非完全在束手待毙。
    他们尝试了几次向城内派出细作,妄图再次激起民变,可惜蜀军牢牢控制着城中舆情,最终也没能让他们得逞。
    见一计不成,前几日费真又派麾下精通蜀地方言的士卒伪装成蜀国援军的传令兵,进入城内谎报军情,想要诱使守军出城。
    不过此等拙劣伎俩在宋秘这种档次的将军面前显然是破绽百出,因而很快就被他所识破。
    可怜到现在这名士卒的头颅还被高悬在城墙之上,作为城内守军嘲弄费真的最佳依凭。
    如此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行径,对魏军的整体士气是打击很大的,以至于这几日军中留言四起,说费真看似是想要智取,实则是临阵怯敌,早被那宋秘吓破了胆。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城内蜀军的耳朵里,一时之间蜀军军心大振,此消彼长之下,所有人此刻都对蜀军最终能顺利击退费真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
    不过乐观归乐观,该有的防备却丝毫不能少。
    因此这一日傍晚,当宋秘依照惯例登上城头巡视军情发现士卒们个个神情轻松、有说有笑时,不由得就大为恼火。
    他立即将手下几名偏将军着急到城楼之下,严厉地训斥了他们,令他们回去后严加管束部卒,万万不可再像今日这般怠慢松懈。
    一旁的蒋参军目睹了宋秘的所作所为,对他如今还能保持这种谨慎的心态感到由衷得佩服。
    他知道,这几日魏军缕缕失策,到如今已经是进退失据的状态了,任凭谁站在宋秘的位子上心中都不可能不产生一星半点轻敌的情绪,但宋秘显然是懂得骄兵必败的道理,因此一直以来都将这种情绪埋藏得极深,如此看来,他确实无愧于蜀中名将的称号,大都督安排他来镇守陈仓,也的确是一个最为理想的选择。
    不过即便如此,蒋参军在内心深处却依旧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说白了,他就是不能相信费真此人会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酒囊饭袋。
    所以魏军这些日子越是按兵不动、错漏百出,他越是难以心安。
    有那么几次,他甚至会希冀于费真强行攻城,至少这样,毕竟符合他内心一直以来的预期。
    不过他终究还是失望了,他如何都想不到,费真非但没有迷途知返,反而似乎是已经决定要在愚蠢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了。
    今日凌晨,蒋参军得知了一个匪夷所思地消息,那费真竟然故技重施,又一次派来细作,冒充援军传令兵,谎称援军已至,希望城内守军出城接应。
    蒋参军不明白费真究竟是如何想的,他两次派来的细作一无传令暗号,二无援军将领的虎符,如此草率行事,又怎能骗过城内守军呢?
    这简直就像在故意拿手下士卒的生命在开玩笑一般。
    因此,当他今日一早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本能的反应就是其中有诈。
    然而他却实在无法将心中疑虑再次分享给宋秘了。
    一来是他也说不清魏军究竟意欲何为,二来是前几次魏军的愚蠢行径他也都提醒过宋秘,可是后来种种迹象都证明了,那很有可能真的就是费真在异想天开罢了。
    蒋参军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
    但作为一个资深的智囊,他不会轻易放弃思考,即便事后可能会沦为军中众人的笑柄,他也依旧选择相信费真这种看似愚蠢的行为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动机。
    而一旦他当他探寻到这种动机的真面目,那么很有可能能够拯救蜀国万千将士的性命。
    于是乎此刻他皱着眉头站在宋秘身后,凝视着远处催烟袅袅地魏军营寨,又一次陷入了长考。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始终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正当他决定放弃之时,却无意间又瞥见了魏军营寨前那几条深深浅浅的壕沟,心中没来由地想起了宋秘此前在城头的一番话。
    那日宋秘和他也站在今日同样的位置,宋秘指着远处魏军的工事说过“似这样的工事,城池四面各有一处,与其说是准备攻城,倒不如说是在防备我军出击,如此看来费真是打定主意围而不攻,只等周信大军抵达了。”
    “与其说是准备攻城,倒不如说是在防备我军出击。”
    他心中反复琢磨着宋秘这句话,突然,他只觉得脑中灵光一闪,终于在千丝万缕中寻得了一些头绪。
    于是蒋参军又将这几日费真的所作所为与魏军的四面扎营结合在了一处重新进行梳理,顿时得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结论。
    “难道说费真两次派人乔装成我军的传令兵,不是为了诱导我军出城,而是为了让我军彻底坚守不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