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烽火山河 > 云州卷 第四章 幼兽
    与来时一样,那些坐着或者蹲着的汉子都盯着苏惊尘看,不过这次他自然了许多,但还是猜不透他们盯着自己看的理由。
    我要是个好看的姑娘倒想得通,可我也是个汉子啊......
    赵封狗腿的走在前面带路,他嘿嘿地笑着,却不多说话,只是偶尔抬手,示意苏惊尘往他指的那个方向走。那个老人所说的大路确实不长,甚至比他说的还要短上一些,苏惊尘和赵封只走出了半里地,就不见了那条大路的踪影,放眼望去,全是足以支撑起天幕的高大乔木,无根藤缠绕在那些乔木与灌木的枝干与低矮处的叶片上,也正是它们,遮蔽了去往云蜃的道路。
    赵封脸上有些难看,他低声骂了一句,说这些东西怎么长的那么快?明明一个月前都还没有的,他不是找不到路,是不想钻进那些不知道藏了什么的茂密植物当中去,运气好,你走完这段路的时候,身上也许只是粘了几只蚂蟥,运气不好,说不定命都没了。
    见赵封站在原地不动,苏惊尘上前一步,问,“赵公子,你是......找不到路了?”
    赵封回过头,指着面前的雨林,苦笑着说,“那条路就在眼前,不过这些植物长的太快,把路给遮掉了。”
    苏惊尘愣了愣,心想既然前段时间这里都还是大路的话应该不碍事吧?应该......可以直接过去吧?他正想说话,赵封却忽然开口了,他还是笑,语气也没变,只是眉毛眼睛已经拧到了一块,看上去比哭还难看,“这样吧!苏兄弟救我一命,我要是在这里胆怯不前,那就真的对不起你了,我就在前面开路,苏兄弟在我身后跟紧我,千万别跟丢了,在雨林里走丢,可是要命的事情。”
    毕竟,接下来这半个月还得靠苏惊尘过活。
    苏惊尘点点头,而赵封又走到一边,捡了个手臂粗的树枝当做开路工具,然后走向他记忆中那条崎岖小路的方向,用力挥开周围茂盛的植物,苏惊尘站在三尺开外,他不敢站的太近,是害怕赵封一个不小心把那根棒子甩到自己身上......
    赵封向前走了一阵,忽然惊叫一声,苏惊尘面色一沉,也顾不得那根棒子了,快步上前,忙问道,“怎么了?”
    赵封回过头,却是一脸喜色,他用那根树枝指着远处,笑道,“苏兄弟!你看!那条小路没有被那些东西遮住!”
    苏惊尘抬眼望去,一条宽约五尺的小路在密林中蜿蜒,一直延伸到林子的伸出,他们头顶那些高大的植物好像是主动为下面这条小路让出了一条缝,阳光从那条缝中流转而下,为行人照亮了前进的路。苏惊尘皱了皱眉,只觉得有些奇怪,在那条小路上根本不见一株植物,植物们到这里就自然而然的退避了,在它们与路之间,好像存在着一道不可见的屏障。
    苏惊尘不敢再往前,他一把抓住赵封的衣领,急忙开口道,“前面的路有些古怪,要不然......我们还是绕路?”
    赵封被苏惊尘那么一抓,差点被甩翻在地上,在震惊苏惊尘的手劲之余,他还是耐心跟苏惊尘解释道,“我记得云蜃那边定期会有人来这条路上撒一种特制的药粉,撒上之后寸草不生,但对人是无害的。”
    “真的?”苏惊尘有些迟疑,松开了抓住赵封的手,人人都说云州要人命,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赵封苦笑一下,说,“那我走前面便是,你跟在我后面,不要跟丢了就行。”
    “那还是一起走吧,”苏惊尘上前一步,站在赵封身边,“我没理由让你走前面的。”
    刚刚不还怕呢吗?怎么这会又不怕了,还真是个怪人,赵封心想。
    如赵封所说,小路确实没有问题,一路畅通无阻,赵封索性连手上的棍子都丢掉了,两手空空,跟苏惊尘一路东侃西侃。
    一个时辰后,两人终于到达了云蜃脚下。
    赵封拍了拍苏惊尘的肩,指着远处一座直入云天的巍峨石山,“那就是云蜃。”
    因为那些茂密植物遮掩了视线的缘故,这座被称为云蜃的石山仿佛凭空出现,立在苏惊尘的面前,他抬起头,石山周围云雾缭绕,高不见顶,就像,传说中仙人的居所。
    等再走近些,苏惊尘才发现,刚刚的“石山”,其实是两道千百丈高的绝壁,绝壁上栈道石梯交错,一路蜿蜒而上,云州人以绝妙的手法把他们的屋子建在了这两道绝壁之上,这些屋子大多数是竹子所建,少部分是木质,更少的,是直接在绝壁上开凿出一个空间,然后按上一道精致的木门,而这些石室因为干燥阴冷,多半是用来储存某种东西的。
    鳞次栉比的竹楼木屋逐排而建,每一排都被隔开了些距离,它们之间用错落的栈道连接,每三排,他们之间的间距就会更明显,大概是建造它们的人故意以此分层。
    第一层是依地而建,建筑最高的离地不过十丈,而在这些建筑的最中间,只有一条栈道通往上层。这一层也多是酒肆、客栈、以及贩卖各种小玩意的小铺子,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赌场的影子。
    苏惊尘甚至还在其中几间竹楼上看到了几个衣着清凉的云州女子,她们探出身子,轻轻挥动手中的各色锦帕,算是吸引客人,大部分来到这里的外乡人,大概就是冲着她们去的。
    苏惊尘微微有些吃惊,他心底的云州,大概就是树木花草,鸟兽虫蛇,没想到,这里却也有这般繁华的地方。
    这,就是云蜃,云州的温柔乡,云州的,销金窟。
    等身上的阳光消失,苏惊尘才意识到又变天了,他缓缓抬头,天上乌云翻滚,雷声大作,凌厉的闪电划破天空,地上人潮涌动,喧哗吵闹,再加上晃动的火把,倒是形成了很好的对比。
    “走吧,”苏惊尘抬头看着云蜃的底层,“看样子是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