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北云 > 108、5月25日 小雨 也无风雨也无晴(第五章)
    总体说来,就论服装上来看,左柔绝对第一名,身材修长、面容绝伦,配上花团锦簇的衣裳,哪怕是站在那不动声色也绝对艳压群芳。
    第二么,可能就是瑞宝公主了,她的身份地位摆在那,要的就是个雍容大气,俏俏给她的方案就是复古唐制礼服,雍容华贵如同初绽之牡丹,因为是皇家,所以在配色上俏俏可以发挥的余地就更多了一些,大量的暗金色搭配以及奢华的头冠作为搭配,让她足以代表皇家的仪态。
    至于巧云,俏俏的方案让她更是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原本总是有一种丫鬟气质的巧云在一番打扮之下,完全褪去了那副下人的气质,反倒是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新味道,素色的上衣搭配着浅草绿的裙子,简约却不简单,既不喧宾夺主也不会黯然失色,让人一眼瞧上就打从心眼里喜欢。
    如果非要形容,那便是在烤乳猪和灌汤黄鱼之间那一道清清爽爽的菌菇汤,清淡而不失鲜甜、芬芳而不至刺鼻,又像是在牡丹与玫瑰之间绽放的淡色樱花,调和了雍容、中正了华贵。
    以精妙形容绝不为过。
    不过俏俏自己就相对于平淡了许多,似乎并没有很多设计感,只是将平时的便服进行了搭配,但这看似无意的搭配却穿出了一种极具简约风格的后现代主义风格,甚至让宋北云恍惚间回到了来这个时间点之前的时光,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几人走出来时,宋北云差点都没认全,金铃儿看上去完全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公主,高高在云端,凡人触碰不得,而不是那个被自己按在毯子下面亲得滋儿滋儿作响的小野猫。
    “棒哦。”宋北云朝俏俏竖起大拇指:“俏宝贝用心了。”
    “我以后是想明白了,不管什么日子都得让俏俏姐给我做衣裳。”金铃儿原地转了一圈:“好衣裳穿过不少,可如此惊艳却是头一遭啊。”
    左柔也是连连点头:“没错没错,俏俏宝贝可是太棒了,等今晚让本大爷好好疼爱一番。”
    倒是巧云的话还是有些害羞,只是不停的在铜镜前来回照着,手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上下折腾着,生怕哪里没有摆弄整齐。
    看到这一幕,宋北云不禁感叹这女人都是爱美的呀,就连左柔这样的完全不像个娘们的性子都穿上好衣裳就舍不得脱。
    “你们少给我折腾俏俏,她不累的么?”
    “我已经跟俏俏姐说了,日后这王府上的布料全都是她的,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唉?这个好像很划算啊,俏俏练手实在是太过于昂贵了,这些年给俏俏练手的钱足够包鸡王妙言手底下最红的头牌姑娘三年又八个月了,现在有金铃儿这句话,那可是省下了不少心思呢。
    “好了好了,你们四个坐轿子的,先去一步,我跟玉生哥随后到。还有,金铃儿以后来这里可要小心,这要是让人撞见了,你麻烦可大了。”
    “大不了嫁了。”金铃儿眉头一挑:“算个什么事,再不济我就说我坏了某人的孽种。”
    “行了行了,哎呀……”宋北云连连挥手:“都赶紧走!”
    一下子散尽之后,宋北云才算是消停了片刻,不过当他去叫玉生的时候,玉生哥却怎么都不肯去,看着满脸胡子拉碴有走火入魔症状的玉生,宋北云也有些无奈。
    毕竟从古到今成瘾物那么多,从来都没听说过刷题成瘾的,但玉生就是……他现在已经沉浸在题海之中不可自拔,颇有些不疯魔不成活的意思。真的,就算现在玉生突然跟宋北云说一声“来套黄冈密卷”,他都不会有任何意外的意思。
    “若我为出题者,此题必考。”玉生坐在桌前津津有味的自言自语,时不时的还从旁边的小碟子里夹出一块炸得酥脆的油渣放在嘴里,再抿一口甜水酒,提起笔如同李白斗酒之后似的写道:“普天之大,当为警示者不足百人,古有……”
    罢了罢了,他反正宋北云已经俏俏把福王给的卷子塞进去了,让他自己做题就是了,只要他别疯了,什么都好说……
    叫不动玉生,宋北云只好一人独自前往,一路上都有人对他的奇装异服指指点点,但他一点都没在意,毕竟今天他就是要借机去推广自己身上这套衣裳的。
    叫什么呢?中山装肯定是不能叫了,查无可考嘛。所以该叫什么呢?北云衫?这个好这个好,反正不能叫俏俏衫,显得娘炮且色情不说,还透着一股风尘气息,读书人断然不会买账。
    穿着一身藏青色板正“北云衫”的宋北云来到公主那边的御用酒楼,据说这个酒楼是金陵城那个昂贵的酒楼的分店,连厨子小厮都是那边来的,做菜好吃极了。
    “东家来了啊。”
    “我说多少次了,别叫我东家。”
    门口的小厮还是那个整天笑嘻嘻的小厮,见到宋北云时还是老样子在招呼着,徐立这家伙的头脑真的是全点在赚钱上了,见缝插针就在这里开了个酒楼,还跟妙言那边达成协议邀请花船上的姑娘来这里演出,每日不用卖身只需弹弹唱唱就能得到众多赏钱,花船上的姑娘可乐意来这了。
    “好嘞,东家里面请。”小厮朝里头喊道:“兰花儿,东家来了,招呼一下。”
    “甘妮娘……”宋北云嘀咕一声:“老子要把你送去江西喂猪。”
    幸好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个称呼,里头的服务员却热情四射的跑了出来,跟在自家二东家的身旁小声道:“东家,您今日来是?”